Myosotis_Moggia

【drink】symptom

QAQ很棒的关于ink和Dream的文!!未来的我啊如果你看到了这个一定要看一看!!!!

南极居民无所畏惧:

*清水,drink比较顺口(突然口渴)


*私设,Underverse涉及,OOC


*夹带私(个人)货(理解)


*我爱脑补,脑补充实生活:)


 


Dream找到ink的时候,那里天色正好。


他小心翼翼地避开那些烂漫的花朵,走到ink身边坐下。他最好的友人专心描摹着眼前肆意绽放的春色,并没有因为他的到来而转移自己的关注。


但dream感到安心。他随着友人的视线望向那片田野,金色的小花开遍山埂,从这一头、铺洒到那一头,望不见边际,每一朵都那么柔软、甜美,盛着一勺阳光,明媚地伸展着纤细的躯体。风裹挟着几片花瓣温柔拂过,亲吻着每一个不经意间抓住它的人;那吻细密而缠绵,带着冰雪初融的微凉、春泥舒软的吐息、草木新生的清芬。


于是他阖上眼,温顺地回应,思绪被带去远方。清澈的溪水潺潺流动、击打在灰色或褐色的石块上,鸽子立在枝头,织布鸟和缝叶莺穿梭在茂密的林间寻找符合心意的筑家材料,还有许多认不出的鸟在鸣叫;阳光花蕊般斑驳地散落下来,雾气氤氲的峡谷对岸,白色云烟缭绕的山峰青黛而逶迤,与朦胧的天空相触,又显和谐、天籁和宁静。


有什么在有力地跃动,在一片平和下翻涌,略带寂寞的漫过河谷和海岸,将这颗小小的行星轻柔地拥在怀里。


那是这个世界最初的记忆。


 


再次睁开眼,浩瀚的星河映入眼帘,暖色的火光从一旁映照在脸上。他不小心睡着了,身上还盖着ink的外套,森林清爽的气息扑面而来,夹杂着……烤糊的气味???


“dream你终于醒了!救命!这个怎么这么难啊(꒪Д꒪)ノ”


Ink手忙脚乱地翻着烤架上用木枝串起的的几条鱼,一边地上还堆着些回归碳基生物本质的打码物,从没干过这种事的画家已经快被虐哭了,一见dream醒了立刻挂着崩溃的泪珠求救。


“……我来就行了,你去休息吧。”别捣乱了。Dream无奈地扶额,接过ink的烂摊子,努力抢救这几条还没来得及被烤成碳的鱼。天知道他曾经也是从没碰过这些的,现在被生活(以及零生活技能的队友)所迫厨艺越发精进了。


“dreamQAQ”你是在嫌弃我吗?一定是的。


虽然被嫌弃了,但这地狱般的工作总算结束了,ink松了一口气,带着庆幸的表情转头,就看见了一地死不瞑目的鱼尸。


Σ(っ°Д°;)っ原来我还没来得及毁尸灭迹吗???


耳边传来ink绝望的哀嚎,没等dream笑出声,一只飙着泪的画家便扑过来抱住他的腰,死命恳求他失忆十秒钟。


不是、这鱼又要糊了啊!


而且你黑历史这么多我忘了这十秒也没用啊。


 


最后还是重新捕了鱼。


ink被勒令乖乖待在一边、不许靠近烤架,只得委屈的抱膝坐在树下,眼巴巴地盯着一条条鲜美的鱼在烤架上发出滋滋声响,热气混合着香味飘散在空中,好闻,想吃。


这么失落的吗……dream叹了口气,收起手上的动作招呼着莫名陷入低迷状态的好友。ink眼中的图案瞬间由蓝色的水滴变作金色的星星,直接瞬移了过来,活力满满。


“等等,你先解释一下这烤架是怎么回事。”


“……我画出来的,对不起qaq”


“说过不要太依赖创造魔法了吧……”就是因为这样你的自理能力才会是0啊。


的确是非常厉害的能力。创造,谁能创造呢?谁不希望自己只要动动手、一切就都能实现呢?辉煌的城堡,成堆的黄金,精美的首饰,梦里见过的独角兽,传说中的巨龙,不可思议的奇珍异宝,远古灭绝了的奇特生物……


其它任何魔法都可以,只有这个,不能用。


“但是、这里只有我们两个!”


“……你只是不会用篝火烤鱼吧,这篝火也是你画的吧,结果没想到……”


“才不是!……有那么一点?”


“……这次就算了,以后别这样了啦。”


他们坐在篝火旁,略过这个话题。Ink很快就把这些抛诸脑后,专心吃起了自己等了很久的烤鱼,尽管他其实并不需要进食。


植物掌握了从太阳那获取生存必要能量的秘诀,这份能量流向下一个营养级,以人类为例的多数碳基生命体从食物中获取这些能量;怪物不是碳基生命,他们是由魔法构成的,但他们也需要进食,去获取那些大部分人类无法获取的自然的魔力。


Ink和他们都不一样,他源于创造,他属于创造。


“唔好吃!dream你真是越来越贤惠了!求嫁!”虽然不需要,但美味是不会变的啊。


好脾气的梦想家笑了笑,没理会友人不知道从哪学来的玩笑话,谁认真谁傻。


晚餐后他们就一并靠着树、坐在柔软的草地上,聊着些天马行空的东西。夜风带着几分凉,树叶婆娑的声响海浪般层层迭起,木柴静静地燃烧、时不时迸溅出几簇闪烁的火星。


就像以前一样。他和他的兄弟依偎在“母亲”身旁,相互说着今天的趣事。Night每次都会说今天看了什么书、上面讲了些什么;而他呢?他会兴奋地描述今天自己和自己的朋友们去哪里玩了、隔壁那位太太做的派很好吃、小镇中央的喷泉花园很好看、几天后还有放烟火的活动……


所有人都是友好的、仁慈的;天黑了就是暗,天亮了就是明;世界简单得一望见底,善良与罪孽的界限清晰明了。


……那真的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。


 


拜ink丰富的想象力所赐,他们的话题变化的非常快,一会儿说起连续剧的最近更新,一会儿说起他乘着error死机的时候给error画了条粉色的裙子;上一秒说着在某个au看见的艺术作品,下一秒直接跳到了要给blue带的手信……dream耐心地听着,偶尔笑着说几句,大部分时候都是ink在东南西北的闲扯。


“……上次我陪C一起看人类的动漫,感觉不错!但是C好像不太开心,我看见他偷偷抹眼泪了,明明之前还好好的……”


“恩,可能是想起了什么吧,那是个怎样的情节呢?”


“我想想……”ink歪着脑袋想了一会,要从纷繁的记忆和一大堆纠缠在一起的au资料里找出关于cross的日常、说实话、有点困难,但对于一些有意思的情节他记得还算清楚——或许哪天创作的时候能用上呢?


“啊!我想起来了——”他突然转身面向dream,抬手紧紧握住他的双臂,欺身上前、额骨几乎要碰到一起,两双同样映照着星星的眼睛猝不及防地对视。


“——我做了一个噩梦,一个很可怕、很可怕的梦,梦里你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,而我再也见不到你了……”


这不好笑,一点也不。


他应该推开他,义正言辞地告诫粗神经的友人不要沉迷动漫、更不要突然演练台词,就算吓不到当事人、吓到路人也不好。


但他动不了。这太近了。


他们第一次那么接近,近到只要稍微一抬头就可以交换一个吻,近到他可以闻到ink身上洗不去的墨水味,清楚地看到ink认真的表情。魔力在眼窝中央聚集、形成变化莫测的美丽图案,现在这图案定格在了闪耀的五芒星和深蓝的水滴,仿佛他真的做了这么一个梦、并真心实意地为此悲伤彷徨。


但这只是个故事情节罢了,一个小玩笑,说得再认真也不会变成真的。


dream眨眨眼,双手抚上ink的面骨。漫天星光拖曳着长长的光尾坠进那双眼眸,每一抹光芒都独自旅行了上亿光年,然后来到这里,璀璨而不刺目,仿佛轻哼一曲温柔的小调。


“我会一直陪着你的。”


“只要你愿意,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。”


都怪气氛太好了,他想。这不是成了认真的笨蛋了吗?


 


“……dream,你怎么知道剧本是这么写的?”


“……你是笨蛋吗ink君?”


“咦?!!”


细微的叹息从嘴角溢出,梦想家微微凑上前,在画家额骨上印上一个浅浅的吻,骨头相互触碰发出轻微的清脆响动,在万籁俱静的夜中格外清晰地徘徊在耳边。


“……是祝福的吻哦。”


 


【涂鸦空间】里总是有不少有意思的东西,在这里,你可以找到所有听说过的、没听说过的艺术作品,不管是画作还是雕塑、名著还是影视,甚至是建筑,仿佛就是从各个au里偷过来的,一边一角都极近相同。


Dream伸手,让一本到处乱飞的画册停了下来,一打开,几只蝴蝶扑闪着多彩的蝶翅从画中翩跹飞出,抖落无数星点。这样的画卷放到其它地方绝对会引起轰然大波,在【涂鸦空间】里却随处可见、胡乱地堆在一起,有些甚至自己飞起来玩了。


处处都是惊喜,一不小心,就要跌进画里。


Dream是【涂鸦空间】难得的常客,也是唯一可以任意打开那些画作的人。不死设定的数来数去就这么几个,其他人基本没这兴致、和画家也没什么交集;偶尔有人来这做客,像blue,出了事可没人担待得起,烟枪是要追杀到底的。


他们真应该试试的,这不可思议的感觉。


连绵十万里的大山,郁郁葱葱的丛林,辽阔无边的沙漠,广袤无垠的草原……对于可以穿梭au的人来说或许不算什么,但现实的纷争太多了,能够静下心来品味自然的创造的时候太少了。


悲伤,愤怒,快乐,幸福……这里什么也没有,没有纷纷攘攘的人群,没有变幻无常的人心,只有一景送予你,愿你侧耳听那无言的絮语,看那亘古的脉轮,伴着清风鸟鸣平静无忧。


时间一长ink就会来找他。画家一张张翻看着画作,估摸着自家任性起来叫人骨痛的友人又跑到哪张画里了,然后进到里面去寻他,把他拉出来。


但dream会躲起来。他知道这样不好,ink有很多事要做,当然他也有,这不是躲起来玩捉迷藏的时候。但有什么关系呢?没有规定声称梦想家不可以有假期,ink也没有不满啊,只是一会儿,没关系的。心底隐秘的声音说服自己,于是他就躲起来,藏在交错的枝叶间,坐在幽暗的石窟里,数着点点滴滴的水声,静静地等着。直到远处传来画家的呼喊,直到画家拨开肆意生长的荆棘和嫩草、踏着满地的阳光走到他面前,牵起他的手。


一般来说他进到的都是些无害的画里,只有一次,他一进去便被呼啸着的狂风暴雨吹打得狼狈,转身便是90°垂直的陡峭崖壁,他站在悬崖顶端无处可躲。他可以用魔法形成护壁保护自己,但他没有;或许是和画家待久了,自身也总是会冒出些莫名其妙的想法,简直是被宠坏了。他一边心里责怪自己,一边又倔起来,蹲在山巅缩成一团,任由风雨砸在身上,海鸟尖利的叫声刺破混乱的空气,有些甚至单纯到残忍的要来啄一啄这奇怪的东西,把匆匆赶来的画家吓得半死。


事后回过神来的ink对着好友说教了半天,dream还是第一次知道ink也有这么愤怒的时候,那些危险的作品也全被ink扔到了不知名的地方,务必不要造成误伤。


“但是ink,这些画你是怎么画出来的?”


……还能怎么画,就这么画啊。只不过难免要亲身体验一下,这叫为艺术献身懂吗?人类尚且能为了一张灾难中心的照片不退反进,何况仗着自己有魔法(还不会死)的怪物呢?


梦想家严肃地要求画家把那些画拿出来,一张张检查过去:喷发的熔岩火山,遮天蔽日的大海啸,连接天地般的龙卷风……竟然还有诸神黄昏???这家伙是直接降临到战场中央了吗???


简直是不要钱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,打的时候扔一张就跑贼刺激。不过想也知道ink不会干这种世界末日的事情,也没有这么多的魔力支撑……大概?


有这种不在乎自己安危的友人真是让人操碎了心。两骨约法三章,dream让画家发誓再也不干这种事情,并表示自己会严格监督的,他们就又踏上了去四处流浪的路。


 


比起流浪更像是旅行,心血来潮、说走就走。旅人的路就在脚下,旅人的脚步永不停息,去到无穷的远方,去看无尽的黎明和日暮,去看无数的世界,无数的生命,无数的历史和文明。


在草原上策马奔腾,把酒当歌,追逐着雄鹰与太阳,好客的草原人宴请他们,杀羊宰牛、围着篝火载歌载舞;在荒漠中步行艰难,争论着方向,拒绝魔法作弊,遇上贫苦的村落想要帮助结果被打劫了,一边拌嘴一边逃跑;在峡谷遇见了迁徙而至的蝴蝶群,惊呆了被当成树栖满蝴蝶,画家一边憋笑一边义正言辞地要求他不准动,毫不厚道地画下了精彩的黑历史……


还有平地拔起的巍峨高山,瞬间具现的精致宫殿,洁白庄严的教堂,穹顶创世的壁画,白色大理石雕刻的天使像,垂着九十九根水晶挂链、燃着九十九支烛火的吊灯……春天是小号,夏天是定音鼓,秋天是大提琴,冬天是圆号和长笛,而他们就在这之中舞蹈,尽管两人都不会、总是笑场。


 


然后有一天,ink兴奋地告诉他的朋友,他发现了一个超——赞的地方,神神秘秘地蒙住他的眼,说要给他一个big surprise。他有些好笑地配合,一边也确实有些期待。


当视线明亮起来,他确实有些惊到了。一个荒芜的星球,一个新生的世界。这有点像他在outertale里看见的星辰,但又很不一样,和画里的世界一样,他听不见——那些时时刻刻在耳边回响的苦难与哀求、喜悦与快乐,只有一片平静,万事万物都平静下来。


“这就是我画的哦,虽然不能创作au,但这种程度努力一下还是可以的嘛。”


他们并肩躺下,闭上眼,安静地仿佛一起陷入了永恒的长眠。冰凉的地面布满了陨石坑,深深浅浅的疤痕令人揪心。这个星球还是那么的稚嫩,以至于能被称为生命的生物都没有,但是,屏住呼吸,悄悄地听——


这颗心在跳动。


年轻的星星轻轻发出喜悦的讯息,向着整个宇宙宣告着它的诞生。像海豚的欢快的嬉戏,像鲸悠远的呜咽。是生命的宣言。


恒星侧目看过来,平寂的光辉平铺的那一刻,地上每一个坎都被映照地灿烂。在一片晕开的光芒里,画家向他伸出手——


竟是泪流满面。


 


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位小王子。他生活在高高的白塔上,无人不喜爱、赞美,还有一位温柔的哥哥。


但是那塔没有一点防护、太过脆弱了,猝不及防被现实的风雨吹垮,塔外残酷的世界一下子显露出来。


我该怎么做?比起灾痛发生更让王子痛苦的是他无法阻止灾痛的下一次发生。


如果我落入险境,我相信我可以用我的勇气去战胜它;如果我陷入绝境,我相信我可以坚持希望找到解决的方法;如果我做了错事,那我就去改正;如果他人做了错事,那我就努力劝服他认错;恶人将得到惩罚,善人将得到报答。


现在他知道了发生在他哥哥身上的事情,那他就去阻止正在发生的错误,给他兄弟一拳再让他兄弟给他一拳,告诉他兄弟不管你变成什么样你弟我都爱你,就算你惹事我也爱你但我不会放任你惹事,你让我再抱一下然后我们接着打。


这并不是复杂的事啊。


但是有些问题不是这样的。这个世界不是那么清晰明了的。人性究竟可以复杂到什么地步呢?那些在外犯罪的恶人,回到家也可以变得诚信而温柔;那些正在微笑的善人,也可以有着罪恶的想法。善与恶是可以衡量吗?这世间公平吗?谁来承担丑恶,谁来享受快乐?


这个问题不难,相反太简单了,答案明摆着:不可以,不公平,不知道。丑要在美的旁边,恶要与善并存,黑暗要与光明与共。这世上一定要有苦痛,一定要有灾厄,一定要有不幸,因为这个世界需要它们,人们需要它们。至于谁来承担、谁来享受,就是个人的事情。


那他所做的一切有什么意义呢?


新的梦想家起航了,他要去寻找破除迷惘的途径,去寻找最完美的解答。画家接纳了他,两人结伴去旅行。一个救助着所遇的每个人,一个记录着所遇的每个事。当现实的冲突不可避免地席卷而来,他们就一起逃跑,逃到无人的角落、定格的画卷、荒芜的星球,抛却俗世的纷争烦恼,等着又一个崭新的黎明。


 


……现在要结束了吗?


画家平静地凝视着他,白色的瞳孔将一直逃避的事实公之于众。


要结束了啊。


他环抱起双臂,渐渐跪坐下来。


曾几何时,在被痛苦的窒息感纠缠的日日夜夜,他闭上眼,向着母亲祷告:“母亲啊,为何我如此痛苦?”迷迷糊糊听到了答案:“成长总是痛苦的啊,我的孩子。”


再也不会有人陪着他一起胡闹了,再也不会有人和他一起逃跑了,再也不会有人看着他哭泣手忙脚乱地安慰了……那个被迫成长起来的孩子也终于要长大了。


于是他只是坐着,认真地将被时光揉皱的记忆一点点抚平、铺展开来,珍惜地藏起来。


 


……Wish youhave a good dream.


 


-end


 


感谢看完∠(ᐛ」∠)_写不出心里的那种感觉,简直痛苦。


以上为cp向脑补文,以下为cp向的敷衍解说,不要当真。


一切事情都有其征兆,有的被发现了,有的被忽视了,有的被刻意遗忘了。


小时候的dream就是个货真价实的小王子啊。


那个孩子被他深爱的哥哥和想要保护的人们杀死了。


新生的梦想家被“积极情绪的守护者”一点点扼住咽喉。


Ink成了他新的庇护所。


但我们都知道,这颗由依恋而埋下的种子从一开始就不应该生根发芽,它开出的花太虚幻、注定结不出果。


当事情真正发生,也没那么不可置信,只是空落。


他知道一切的悲哀与苦痛,通晓所有的污秽与罪孽,看过终末的死亡与最初的新生,最后选择了理解与包容。


抱歉送了你一场无望的爱恋,从今天起就是大人了啊,温柔又强大,永远孤独又永远微笑的拯救世人。

评论

热度(93)